您所在的位置: 宁波专业律师网 >成功案例

律师介绍

郑世红律师 郑世红律师从事法律工作20多年,专注于研究婚姻家庭法律事务多年,业务知识扎实,拥有丰富的司法实践经验和娴熟的办案技巧,在离婚纠纷、家庭财产纠纷、赡养抚养纠纷、析产继承纠纷、家族企业财产分割纠纷等方面有丰富的办案... 详细>>

在线咨询

联系我们

律师姓名:郑世红律师

电话号码:0574-87724488

手机号码:18968281909

邮箱地址:845268059@qq.com

执业证号:13302201111642183

执业律所:浙江海泰律师事务所

联系地址:浙江省宁波市成鄞州区民安路268号国际金融服务中心B座11楼

成功案例

私生女能否靠一根头发拿到一套房

2月份,杭州上城区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普通的债权纠纷案,可是案子审理下去却发现一点不简单,一根头发丝,差点完全改变了案情。

老头生前的债弟妹不愿还

90岁的邵老伯和60岁的周大伯是“忘年交”。2007年9月,周大伯向邵老伯借了10万块钱,打下欠条一张。

过了没几个月,到了第二年的2月份,周大伯突发脑溢血死亡。周大伯1951年出生,未婚,膝下无子,父母双亡,唯一的财产即名下一套30多平米的房改房。

因为周大伯没有第一顺位继承人,邵老伯把他的三个弟妹告上法庭。根据相关法律规定,三个弟妹应当以其所继承的遗产来承担还款责任,也就是分担10万元的欠款。

开庭时,三个被告只来了周大伯的大妹妹。周女士态度明确:不承担还款责任,不愿继承哥哥的房产。“要继承也不是我们兄妹来继承的呀……”

周女士似乎话里有话,事情果然峰回路转,在庭审后的几天,她再次找到法院,周女士说:“我哥还有个女儿!”

老头还有个私生女

原来,周大伯有个同居多年的女友,姓梁,两人相差15岁,一直没领结婚证。

“这个女人真当可怜,原本我阿哥要同她去登记的,在去的路上,阿哥低头系了系鞋带,人一下子摔倒了,是脑溢血,当天晚上就去了。”周女士说那时梁女士已经有好几个月身孕,在哥哥死后的第三个月,梁女士生下一个女儿。

周大伯去世后,周女士一直接济着这对母女,还雇了梁女士帮她照看自己开的服装店。周女士说,到现在,母女俩仍旧住在哥哥的房子里。

“房子当然应该由女儿来继承啊。”周女士提出。

案子到这里是出现转机了,问题是周女士的哥哥已经不在了,如何证明小女孩同他的关系?

妹妹拿出根头发:

“是不是我哥的孩子就靠它”

对于法官提出的这疑问,周女士不慌不忙很有准备:“我老早就料到了,已经留下证据了。”

周女士说的证据,是周大伯的一根头发丝,“是阿哥火化前,我顺手拔下的,一直放在家里,放得毛好嘞,就怕有这么一天。”

之后,法官联系上梁女士核实情况,她也认为房子应该由女儿继承。不过,至于要拿头发丝鉴定这回事,梁女士并未主动提及。

案子的承办法官说,提出司法鉴定,一般得由委托人主动提出,梁女士现在没提出要鉴定,法院也不能干涉。法官表示,现在他只能去问问周大伯的弟弟,如果他也不愿继承房子,那么法院就只能驳回邵老伯的诉讼请求了。青年时报有意思

拿来做司法鉴定最多的就是头发

那么,如果梁女士提出鉴定,真的就能靠一根头发丝拿到房子吗?记者采访了浙江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亲子实验室的朱医生。

朱医生说,拿头发丝来做亲子鉴定的人是最多的,其次是血斑和精斑。

“普通群众都是自行采集样本,因为不是专业人士,采集过程要相当注意,否则将大大降低所作结论的效力。”

朱医生举了头发丝和血斑这两个例子。

头发丝:

1.提供送检样本在5到10根;2.必须要是带毛囊的;3.妥善保存,干燥、低温的环境(4摄氏度),放在无菌纱布或者信封内;4.尽快送检(通常来说3个月之内)。

血斑:

1.使用经过消毒的器具(如缝衣针);2.扎手指或耳垂,滴2到3滴到无菌纱布或者滤纸片;3.在空气中自然干燥,放在干净的信封中保存;4.尽快送检。

>>提醒

这样才有法律效力

朱医生特别提醒:自行提供的样本,因为不能保障标本来源的真实性,因此只能做出鉴定的结果,但不具备法律效力(比如此案)。

如何具备法律效力?“普通群众在采集样本的过程中,有公证人员在场,并将样本作现场封存,这样才能保障样本来源的真实性。”此案的法官说。

另外,去年一年,实验室所作亲子鉴定总共400多例,有领养的、寻亲的、小孩没有出生证明或者出生证明上是错误信息的。


免责声明: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。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,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,保证您的权利。

Copyright © 2017 www.0574hunyi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技术支持:网律科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