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 宁波专业律师网 >成功案例

律师介绍

郑世红律师 郑世红律师从事法律工作20多年,专注于研究婚姻家庭法律事务多年,业务知识扎实,拥有丰富的司法实践经验和娴熟的办案技巧,在离婚纠纷、家庭财产纠纷、赡养抚养纠纷、析产继承纠纷、家族企业财产分割纠纷等方面有丰富的办案... 详细>>

在线咨询

联系我们

律师姓名:郑世红律师

电话号码:0574-87724488

手机号码:18968281909

邮箱地址:845268059@qq.com

执业证号:13302201111642183

执业律所:浙江海泰律师事务所

联系地址:浙江省宁波市成鄞州区民安路268号国际金融服务中心B座11楼

成功案例

离婚协议能否隔断血缘亲情

在农村,由于人口的流动性增大,以及人们对婚姻态度更加开放包容,越来越多的夫妻在情感破裂后选择离婚。在不少离婚案件中,往往还伴随着一份写满“权利义务”的离婚协议,子女的命运也被这张协议紧密牵连。“你们不要我了吗?”在法庭上稚嫩的声音道出了孩子的担心,也拷问着父母的心:这纸协议真的能隔断血浓于水的亲情?怀柔法院法官结合该院近期审理的农村抚养权纠纷案例,和本报读者聊一聊—

探视权

不能约定排除和私自放弃

案例:

见到张女士的时候,这个略显紧张的农村妇女正在假日陪着女儿童童放风筝。谈起那场失败的婚姻和那份荒唐的“探视权买卖协议”,张女士满是悔意。

张女士与王某是怀柔某村居民。俩人于2010年3月结婚。婚后王某去浙江经商,张女士在家中操持家务。2012年4月,他们的女儿童童出生并由张女士与王某父母共同抚养。此后,王某生意越做越大,双方的分歧也日渐增多,最后发展到双方家族多次在村内发生争吵的地步。最终,2014年4月双方以性格不合为由协议离婚。

离婚时,双方对于子女抚养和财产分配作出约定:双方婚后在县城所购置一套房屋归张女士所有。王某一次性给付张女士30万元。孩子由王某父母抚养,以后与女方再无任何关系。

然而,当平日悉心照料的女儿突然从自己的生活中消失且不得相见时,张女士才发现所有的金钱也无法弥补亲情的缺失。思女心切的张女士一纸诉状将王某诉至法院,要求解除该合同,确认自己的探视权。

点评:

本案裁判的关键是探视权是否可以约定排除。一般来说,自然人对于自身权利有自由处分的权利,对于自愿放弃个人权利的行为,法律不会轻易加以干涉。但对于探视权这种具有人身属性的权利来说,一方轻易地放弃自身权利必然会对事件的“第三方”产生重要影响。本案中的“第三方”就是无辜的童童。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双方协议中看似张女士放弃了自己的权利,其实却变相地剥夺放弃了自己子女的权利。

从实体法上来看,这种权利的放弃也不能被法律所允许。我国《婚姻法》第三十八条规定:“离婚后,不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或母,有探望子女的权利,另一方有协助的义务”。本条属于法定强制性条款,既不能约定排除,也不能私自放弃。但是,在司法实践中,不少婚姻当事人利用其在家庭中的优势地位,剥夺、限制另一方的探视权利,制定与法律的强制性规定相矛盾的条款。这种做法应属无效行为。

监护权

利于孩子成长可以约定转移

案例:

法官再次看到董妍的时候,这个在法庭上哭哭啼啼的小女孩已经明显成熟了不少。董妍表示,自己不憎恨父亲,但自己在舅舅家过得很开心,希望远在山东的父亲不要担心。董妍的经历,要从十多年前的一场婚姻开始说起:

家住怀柔的朱莉在2000年时认识了从山东来京打工的董化。双方于2001年登记结婚,并育有一女董妍。婚后,性格上的不合导致双方之间争吵不断。2008年,在深思熟虑后,双方协议离婚。根据协议约定,7岁的董妍随母亲朱莉生活,由母亲朱莉负责董妍的日常起居。离婚后,董化回山东老家靠做零工生活,而朱莉将女儿放在哥哥朱磊处寄养。董妍与朱磊夫妇相处十分融洽,朱磊甚至出钱将董妍送入当地最好的学校读书,而懂事可爱的董妍也给朱磊家庭带来了无数的欢笑。

半年后,朱莉与张三再婚。婚后,朱莉虽然将董妍接回家中抚养,但是朱磊夫妇基本上隔天就会带着东西前来看望董妍。2013年10月5日,朱莉在单位工作时因公去世。闻讯而来的董化与张三、朱磊签订三方协议,约定由孩子的舅舅朱磊作为监护人抚养董妍,照顾其生活。后来,朱磊得到了朱莉单位给予的抚恤金和同事募捐获得的捐款共计22万元。此时,董化又以签订协议无效为由诉至法院,要求收回对其女董妍的监护权。

经审理,法院驳回了董化的诉讼请求。

点评:

依据我国法律,父母对子女的监护既是权利也是义务,不能放弃和剥夺。为了防范某些无良父母不愿意抚养子女而将监护责任非法转移,《民法通则》第十六条第一款规定,只有在父母去世或者丧失监护能力的情况下,其他特定人群才可以担任监护人。本案中的董化正是以此为依据希望要回女儿的监护权。实际上,在父母一方健在的情况下,由父母一方抚养既符合社会传统观念,也是现阶段司法判决中的主流。

但本案的情况却有些特殊。法官调查后发现,董妍与舅舅朱磊一家感情十分深厚。而董妍父亲远走山东,对董妍亲情照顾缺失,父女俩沟通交流不多,双方间的感情也十分淡薄。在法庭上甚至出现了董妍坚决不愿与父亲交流的情况。另外,法官通过当地派出所了解到,董化在当地以打零工为生,工作时间和地点都不固定,多数时间居无定所,家中还有病重的母亲需要照看。从现实情况来看,如果董化将董妍带到山东,难以保障孩子未来成长的基本条件。从理性上来说,孩子交给舅舅朱磊代为监护照看,明显更有利于孩子健康成长。

在监护权行使过程中,要受到“有利于被监护人生活成长”这一立法原则的制约。本案中对比董化和朱磊的监护条件和意愿后可以发现,舅舅朱磊对董妍发展更有益,更符合“适应未成年人身心发展的规律和特点”的裁判主旨。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若干问题的意见(试行)》第十五条规定:有监护资格的人之间协议确定监护人的,应当由协议确定的监护人对被监护人承担监护责任。由此可见,法律认可了具有监护资格的人之间协议确定由谁实施监护的行为。在有利于未成年人生活成长的前提下,有条件的监护人可以在法律范围内,将监护行为进行委托、转移。

在自身意思真实全面表达、更有益于未成年子女生活成长的条件下,法官最终认可了三方之间关于监护权转移的约定。拿到判决后,朱磊也明确表示,自己不会也无法否定董妍和董化之间的血肉联系。作为亲生父亲,董化可以随时过来看望董妍。


免责声明: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。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,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,保证您的权利。

Copyright © 2017 www.0574hunyi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技术支持:网律科技